按 Enter 到主內容區
:::

中央銀行-中文版

:::

本行的貨幣政策架構及相關考量為何?

央行為達成法定職責,須建構一套明確的制度性安排(institutional arrangement),這就是貨幣政策架構(monetary policy framework)。完整的貨幣政策架構,至少應包括:央行可動用哪些工具(instruments)、透過何種操作程序(operation procedures),來實現法令所賦予的最終目標職責。因此,貨幣政策架構所扮演的功能,便是提供經濟體系有效的名目制約(nominal anchor),藉由設立明確的短期目標,據以引導外界的正確預期,俾實現最終目標。

由於歷史因素、經濟結構差異、金融市場發展及金融制度不同,各國央行所選擇的貨幣政策架構,亦不盡相同;例如,台灣係以金融中介為基礎的體制,迥異於英、美係以金融市場為基礎的體制,因此台灣的貨幣政策架構與英、美可能不盡相同。一般認為,一個好的貨幣政策架構,須具備彈性,且應有助於強化央行與外界的溝通、引導外界的預期,並促使央行在執行貨幣政策時,提高其透明化(transparency)與權責化(accountability)要求,俾利最終目標的實現。

本節將簡介本行目前的貨幣政策架構,並說明自2020年起,將M2年成長目標區調整為M2成長參考區間的主要考量。

(一)本行目前的貨幣政策架構為何?

本行目前的貨幣政策架構,係以貨幣政策工具(如本行政策利率、本行定存單發行等),影響準備貨幣、短期市場利率之操作目標(operational target),從而影響貨幣總計數(M2成長參考區間)、中長期市場利率及存放款利率等,透過不同傳遞管道,影響實體經濟活動,進而實現本行貨幣政策最終目標(包含促進金融穩定、健全銀行業務、維護對內及對外幣值之穩定,並協助經濟發展)。此一貨幣政策架構,與國際清算銀行(BIS)研究人員所建議[1],小型開放經濟體宜考量總體經濟穩定、金融穩定與匯率穩定的貨幣政策架構一致。

值得說明的是,台灣係屬小型開放經濟體,不僅通膨易受外來因素影響,且匯率對國內經濟、金融情勢的影響甚深,須將該等因素納入考量。鑑於此,本行的貨幣政策架構,即採行具彈性區間的物價穩定定義,並充分關注匯率的影響。

(二)為何本行自2020年起將M2年成長目標區調整為M2成長參考區間?

本行的貨幣政策架構,過去每年底皆訂定次一年度的M2年成長目標區;自2020年起,本行將M2年成長目標區調整為成長參考區間,且不再逐年設定,主要考量因素如下:

(1)本行採彈性的貨幣政策架構,貨幣政策的參考指標,除M2成長率外,長期以來亦關注通膨預測、產出缺口、利率及匯率、信用及資產價格等重要經濟金融指標。

(2)根據本行過去採行的經驗顯示,M2成長易受跨國資金移動、民眾資產選擇多樣化、金融創新等因素影響。全球金融危機後,台灣M2與物價的短期關係弱化,然而M2、產出與物價在較長期間仍具有穩定關係,維持M2適度成長有助達成物價穩定的最終目標;此外,M2亦能提供有關金融穩定的重要訊息。

(3)台灣係小型開放經濟體,為確保貨幣政策的自主性與彈性,鑒於M2具備中長期指標的特性,將M2年成長目標區調整為成長參考區間,且不再逐年設定的作法,可賦予操作目標較大的彈性,亦容許M2在適度的成長區間內變動,以因應總體經濟金融變數的不確定性,有助於本行達成包括物價穩定、金融穩定、匯率動態穩定及協助經濟發展的多重目標[2]

(4)過去國際主要央行也將貨幣總計數調整為參考指標,如歐洲央行(ECB)實施以中期物價穩定為導向,結合貨幣分析與經濟分析的「雙支柱」貨幣政策架構。此外,瑞士央行曾因貨幣總計數與短期通膨關係減弱,不再釘住貨幣總計數的年成長目標值,而將其視為達成2~3年物價穩定的中期指標。

 

[1] Filardo, Andrew, Hans Genberg and Boris Hofmann (2014), “Monetary Analysis And the Global Financial Cycle: An Asian Central Bank Perspective,” BIS Working Papers, No 463, Sep.。

[2] 有鑑於M2指標仍有其參考價值,本行每月的貨幣估測會議將持續關注其走勢變化,每年底亦將回顧當年M2成長情勢,同時檢視次年貨幣需求展望,以做為擬訂貨幣政策之參考。本行未來作法詳見中央銀行季刊,第41卷第4期,頁11。

收合/CLOSE
回頁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