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銀行全球資訊網

  • rss
  • video
  • flickr
  • app
  • app


  • Facebook
  • Plurk
  • Twitter
  • google plus
  • LINE
  • 友善列印
  • 回上一頁

首長演講辭

2013年亞洲開發銀行第四十六屆年會中華民國理事彭淮南總裁書面講詞

本人謹代表中華民國代表團,感謝印度政府與人民的熱誠款待,也向亞洲開發銀行工作同仁的辛勞,表達最誠摯的謝意。德里一直是印度政治與文化的古都,也是經濟與交通的重鎮,有著豐富的古蹟遺址,歷史相當悠久。德里在二次大戰後迅速發展,洋溢著國際性大都會的氣息,形成傳統與現代的光影交錯。本(2013)年亞洲開發銀行第四十六屆年會在此地舉辦,又適逢新的領導者上任,實具承先啟後的非凡意義。

新任中尾武彥總裁對國際事務十分熟稔,除了有長足的行政經驗與歷練外,相關著作與專論也十分豐富。本人深信,未來在新任總裁卓越的領導下,亞洲地區永續發展的願景可期。

過去亞銀在歷任總裁的領導下,已建立非常堅實的基礎。隨著資本額提高至1,650億美元的規模,2012年亞銀各種貸款、援贈、股權投資與技術援助等開發援助金額,成長至215.7億美元。而最近兩次的亞洲開發基金補充計畫,也籌募了230億美元的資金,對協助亟待發展的亞洲國家,貢獻極大。

亞銀公布的2013至2015年營運計畫(Work Program and Budget Framework)顯示,未來90%的營運將致力於基礎建設、教育與金融業的發展,也會持續擴大共同融資的規模,並提高私部門的參與等,都是值得期待的發展。亞銀並積極進行多項與公司治理與兩性平權有關的內部改革,以成為高效率的國際機構,並於2011與2012年連續獲得亞洲最卓越知識企業(Most Admired Knowledge Enterprises, MAKE)的殊榮。過去中華民國一直積極參與亞銀業務,其中在共同融資方面,2006至2012年已近1億3千萬美元。我們十分願意與亞銀加強合作,以克盡國際社會責任。

但亞銀或也有值得改進的地方。亞銀的發展有效性評鑑(Development Effectiveness Review)顯示,不少亞洲開發基金的開發計畫或延後或取消,以致於有損目標的達成。在已完成的計畫中,也出現績效或品質不佳的評鑑。針對這些問題,前任總裁要求各部門加強監控計畫的完成及其品質,並指定新團隊強化財務管理。本人也期待中尾總裁能夠注意亞銀可能的營運缺失,當有助於目標的達成。

從更寬廣的角度來看,亞銀的主要目標為解決區域內的貧窮問題,過去也有不錯的成果。但由於全球化以及近年來全球危機陸續發生的影響,目前亞洲地區仍然有8億人口每日的生活水準低於1.25美元,有17億人口每日的生活水準低於2美元。此外,貧富差距的問題也持續擴大中。過去20年來,亞洲開發中國家的吉尼係數由39增至46,顯示亞洲地區雖然不斷成長,但所得分配不均的問題也愈形嚴重。亞銀仍面臨相當艱鉅的挑戰,可謂任重而道遠。

亞銀另一項主要工作為擔當區域經濟金融合作與整合的觸媒劑。區域合作是自1997至98年亞洲金融危機以來,亞洲國家共同努力的方向;尤其在2008至09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,亞洲國家更能體會其重要性,無不戮力以赴。過去15年來,可說是亞洲地區最值得稱道的成就之一。

若就去年一年而言,經濟合作方面,去年11月東協國家、澳大利亞、中國大陸、印度、日本、南韓與紐西蘭共同宣布,將透過協商,推動區域廣泛經濟夥伴(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, RCEP),頗受矚目。RCEP的內涵包括商品貿易、服務貿易、投資、經濟與技術合作、智慧財產權等重要面向,且其廣度與深度甚於亞洲地區其他的自由貿易協定。更重要的是,RCEP將具有開放進入條款(open accession clause),使未參與RCEP談判的東協自由貿易協定夥伴與其他外部夥伴,於RCEP完成諮商後加入,應有助於未來亞洲的成長與發展。

在金融合作方面,東協加三總體經濟監控辦公室於去年1月正式開幕;而去年5月,東協加三也擴大清邁倡議多邊換匯協定機制的規模至2,400億美元。此外,東協洽請亞銀及東南亞國家中央銀行研訓中心(SEACEN Centre)合作,就解除金融管制、資金自由移動、建立清算與結算機制、籌建資本市場、強化金融監理制度等方面,提供培訓及政策建議,對區域內國家以及跨國組織都是有意義的合作發展。

亞銀於今年3月發布的亞洲經濟整合監控(Asian Economic Integration Monitor)報告顯示,2013年亞洲面臨三大全球性風險:美國經濟成長低於長期趨勢、歐洲經濟將續呈疲軟、不確定的日本財政與貨幣政策效果,可能對區域穩定帶來更大的風險,不宜輕忽。

具體而言,近年來先進國家經濟情勢不振,而政府債務比過於偏高或受自動減支的影響,財政政策可資運作的空間有限,難以有效提振經濟。在此情況下,先進國家乃相當依賴貨幣政策,也就是創造十分寬鬆的貨幣環境,拉抬股價、房地產市場與通膨預期;並使本國貨幣貶值,以提昇有效需求、刺激經濟成長。

首先,目前主要國家採取極度寬鬆貨幣政策的作法,並不能夠真正解決沉疴已久的經濟問題。本人認為,刺激總體經濟在短期有其效益,但不能用以代替結構改革,而應強化實質投資動能、提振勞動參與及生產力、擴大貿易自由化等,才能真正促進經濟永續發展。

其次,主要經濟體採取性質相同的寬鬆貨幣政策,既使得本已偏高的全球流動性更形泛濫,也使得已經十分脆弱的全球金融體系更加不穩定。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統計,2010年全球外匯市場每日交易總值達4兆美元。全球外匯交易絕大部分為市場參與者基於匯率預期、國際資產選擇等因素考慮下所進行的交易,不斷引發短期國際資本四處流竄,各國匯率也因而大幅波動。

亞洲新興經濟體首當其衝,既飽受國際資金流進流出的威脅,也不斷面臨匯率波動起伏的困擾。尤其自去年底以來,主要國際貨幣價位波動幅度擴大,對新興經濟體的匯率,造成龐大的壓力,也引起國際社會發出對美元競貶的警告。在全球金融市場相互依存程度日增的情況下,主要國家採取十分寬鬆的貨幣政策,會產生鉅大的負面外溢效果,各國政府不宜各自為政,應考慮對其他國家的影響。由於不少新興經濟體是全球公債市場的重要參與者,先進國家也應與新興經濟體進行貨幣政策協調,以促進區域乃至於全球經濟金融的穩定。

另一方面,區域內國家也應從經濟基本面共同合作,尤其是經貿合作,不僅有助於區域發展,也有助於區域內國家進行結構改革,將其經濟提昇至另一層次。本人也認為,各國推動經貿合作,不宜有劃地自限的排他性作法,而應建立自由、公平、開放的國際貿易環境,促進各國間的經貿往來。

本人謹重申,中華民國非但為亞銀創始會員國,更一向善盡會員國職責,本人呼籲亞銀正視此一事實。我們仍將就亞銀片面更改我國的會籍名稱,提出抗議;也希望會員國應相互尊重,使各會員國有主辦各項活動的公平機會。

最後,本人謹代表我國代表團,祝賀本屆大會圓滿成功,各位身體健康。謝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