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央銀行全球資訊網

  • rss
  • video
  • flickr
  • app
  • app


  • Facebook
  • Plurk
  • Twitter
  • google plus
  • LINE
  • 友善列印
  • 回上一頁

首長演講辭

2010年亞洲開發銀行第四十三屆年會中華民國理事彭淮南總裁書面講詞

亞洲開發銀行第四十三屆年會

中華民國理事彭淮南總裁書面講詞

本人謹代表中華民國代表團,感謝主辦本屆年會的烏茲別克政府與人民的殷勤接待。在這次全球金融危機中,許多亞洲國家經濟也受到波及,而烏茲別克則一向採取審慎穩健的政策,是少數沒有受到影響的國家之一。首都塔什干擁有兩千年的文化與歷史傳統,既是古代絲路的重鎮,也是今日中亞的經貿與交通中心。亞洲開發銀行第四十三屆年會在此舉辦,甚具國際交流意義。本人也願藉此機會向亞洲開發銀行工作同仁的辛勞,表達最誠摯的謝意。

黑田總裁自2005年上任以來,積極推動區域經濟金融整合、協助開發中會員國進行基礎建設並脫離貧困,成績斐然。2000年聯合國高峰會議揭櫫「千禧年發展目標」,根絕高度貧窮與饑饉為第一大目標;自此之後,成為全球的核心議題。亞銀也根據此一目標,積極協助開發中會員國脫離貧困,以期於2015年達成亞銀原定的千禧年發展目標,並從2008年起進一步推動「Strategy 2020」長期發展策略,以克服貧窮為最高目標。

但全球金融危機嚴重地威脅亞銀千禧發展目標的達成。根據亞銀估計,受到此一金融危機的影響,亞洲地區低於貧窮線的貧困人口將增加5千3百萬人之多。面對此一情勢,亞銀於2009年5月建立了總金額30億美元的反循環支援機制,對開發中會員國提供短期資金融通;截至2009年年底,核貸金額達25億美元,撥款金額達20億美元。除了上述支援機制以外,亞銀也透過增資、亞洲開發基金、共同融資等方式,對開發中會員國增加協助,已見相當成效。目前雖然全球經濟正邁向復甦當中,但亞銀仍宜持續對開發中會員國提供援助,以支持永續成長。

在營運方面,過去亞銀經營一向良好;但2009年營業利益則由2008年的近7億美元,降為2009年的4億2千萬美元,減幅達40%。2009全年核准貸款金額110億美元,實際撥款僅約79億美元,可能顯示撥款效率有待提昇。亞銀應留意未來全球利率走勢,並加強信用審核機制,以便在2015年順利完成千禧年發展目標。

根據亞銀於本(2010)年4月所發布的「2010年亞洲經濟展望報告」,亞洲開發中經濟體已邁向經濟復甦,本年的經濟成長率將為7.5%;但在經濟復甦的過程當中,仍然面臨全球復甦緩慢、振興經濟措施退場時機不當、國際商品價格上升、財政惡化與全球持續不平衡等的潛在風險。另一方面,由於亞洲地區經濟復甦強勁,以致短期國際資本大量流入,更增加了各國總體經濟政策的複雜程度。

在各國採取寬鬆貨幣政策以因應金融危機、提振經濟的時期,短期資本流入極易產生資產泡沫。而一旦泡沫破滅,另一波的金融問題也將隨之而來,吞噬經濟成果。黑田總裁在本年4月8日的演講中指出,大規模且波動無常的資本流入會破壞穩定的復甦;因此,為對抗潛在的資產泡沫,有必要管理資本移動。聯合國發展計畫署亞太區域中心於上年11月所公布的「全球金融危機與亞太區域」報告也指出,匯率的變動已無法從貿易型態或經濟基本面解釋,資本移動才是真正決定匯率的因素;而資本移動則是受政治經濟因素及對當前與未來權勢的看法所影響。

在此情況下,本人認為,從單一國家的角度來看,新興經濟體應調整貨幣政策以因應匯率失序。各國也應根據經濟金融情勢,適時採取必要的資本管制措施,以促進金融穩定。但單一國家的努力,往往力有未逮,而應從整個區域著手。過去東亞國家係在區域經濟監理的架構下,針對監控短期資本移動,展開合作,但主要係著重於資訊的交流;未來亞洲新興經濟國家如能進一步共同採取實質協調行動,將有助於區域金融穩定。

亞洲地區的區域金融合作,不僅限於國際資本移動監控機制,也包括亞洲債券市場、金融備援機制、區域經濟監理、東亞匯率機制等方面;其中有一部分已獲致可觀的成果,但也有亟待加強的地方。

在亞洲債券市場方面,近幾年來,透過亞洲國家的努力,陸續通過亞洲債券基金倡議與亞洲債券市場倡議,建立了亞洲債券市場,且規模逐步擴大。2009年,新興亞洲經濟體以當地貨幣計價發行的債券餘額成長16.5%,未來應朝向鼓勵各國持續發行一籃亞洲貨幣計價的亞洲債券,並建立區域清算機制、區域信用保證機構、區域債券評等機構等方向邁進,將更有助於加速亞洲地區的金融整合。

在金融備援機制方面,2000年亞洲國家根據清邁倡議建立了雙邊換匯機制,以備因應通貨危機,其後發展也十分迅速。亞洲國家在2009年2月同意加速推動清邁倡議多邊換匯協定(CMIM),將基金由800億美元增加為1,200億美元,並於本年3月24日正式生效。本人認為,想要CMIM發揮最大的功效,應以亞銀為中心,由亞銀統籌運用,才能達到真正多邊化的意義。

過去本人也曾多次建議,亞銀可建立借款機制,由亞銀以自身為擔保,與區域內外匯金融資源實力雄厚的國家簽定協議,透過這些國家提供補助性的資金。國際貨幣基金也在本年4月12日通過擴增新借款協定至5,500億美元,以協助需要援助的國家。4月14日,亞銀宣布與東協加三國家建立總金額達7億美元的信用保證與投資機制,以促進區域金融穩定。這項計畫是很好的開端,應當予以擴大。

在區域經濟監理方面,以往最重要的發展為2000年的東協加三經濟檢視與政策對話機制。主要目的係在早期階段發現區域內經濟異常與體質虛弱之處,並採取必要的政策行動,以解決或防範問題的發生,尤其是區域性的經濟或金融危機。本年4月,東協財政部長會議決議於2011年成立東協加三總體經濟監控辦公室,以做為執行CMIM的基礎。東協本身也設立總體經濟與財政監控辦公室,以促進區域經濟與金融整合。本人認為,這是亞洲金融合作新的里程碑。期望此一機制能夠從資訊分享、同儕檢視的階段,邁向審慎查核的階段;也就是更積極地查察危機國或債務國的經濟金融問題,才能與CMIM有效地結合,發揮最大的功能。

在東亞匯率機制方面,若區域匯率穩定,不但能促進亞洲各國經濟金融穩定,而且因為可以降低交易成本及減少匯率變動的不確定性,而有助於區域內貿易與投資的成長。東協加三國家曾於2005年初協議成立亞洲貝列吉歐集團,做為討論匯率協調的開端。本人認為,亞洲國家應建立正式的區域匯率協調機制,以實際行動共同穩定亞洲通貨的價位。

在全球各國經貿金融關係緊密結合的今天,即使是經濟規模不大的單一國家發生了問題,都會對整個區域與全球產生立即且重大的影響,遑論因次貸風暴所引發的全球金融危機。值此時刻,我們更應該超越政治意識形態,攜手合作,以有效防範各種因素對區域經濟的衝擊。不論何種經濟或金融合作方案,區域合作應秉持廣泛參與的原則,使所有具有堅強經貿實力與充沛金融資源的國家都能參與,不宜因政治差異而輕易將其排除在外。另一方面,亞銀擁有相當龐大的人力、技術、資源與經驗,應可扮演更積極的角色,以有效建立各會員國間更為廣泛的經濟金融合作關係。

在此,本人謹重申,中華民國非但為亞銀創始會員國,更一向善盡會員國職責,本人呼籲亞銀正視此一事實。我們仍將就亞銀片面更改我國的會籍名稱,提出抗議;也希望會員國應相互尊重,使各會員國有主辦各項活動的公平機會。

最後,本人謹代表我國代表團,祝賀本屆大會圓滿成功,各位身體健康。謝謝!